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2012年,失踪三年的马吉祥经鉴定,在一场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感情深厚的马家兄弟花费11万余元为弟弟举办了隆重的葬礼。

然而,就在2015年,已下葬三年的马吉祥竟“死而复生”,在衡阳救助站的帮助下被送回村中。

马吉祥的二嫂陈晓芬表示,2012年她是亲眼看着马家兄弟去司法鉴定中心做DNA鉴定的,也是交警亲口告诉他们车祸的死者就是马吉祥。

如今马吉祥平安归来,三年前的那份DNA鉴定该如何解释?那具在马家墓地里躺了三年的男子又究竟是何身份?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马吉祥)

此事的详细经过还要从2009年马吉祥的失踪开始说起。

马吉祥一家住在位于湖南省湘潭县白石镇的谭家垅村,家里有三儿一女,马吉祥是家中最小的儿子。马吉祥一直没有婚配,独自一人住在一处老屋,虽然有些智力障碍,但勉强能够独立生活。

2009年12月27日早晨,马家人发现马吉祥不见了。起初,马家人并没有把马吉祥的消失放在心上,因为马吉祥有出门闲逛的习惯,有时候早晨出门,要到中午甚至下午三点多钟才回家。然而,长达一天的不见踪影终于让马家人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28日早上,马吉祥的哥哥去其常买酒的小铺询问未果后,一家人又去了马吉祥平时闲逛的地方,找遍了整个村子和邻村还是没能找到马吉祥的线索。无奈之下,马家人向派出所报了案,寄希望于警方能为他们把弟弟找回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关于马吉祥的消息却从未传来过。就在马家人对寻找马吉祥的下落感到心灰意冷时,警方打来了电话。但令马家人没有想到的是,时隔三年再次见到弟弟,竟已是阴阳两隔。

2012年冬天的一天,村支书陈湘平接到衡山交警大队打来的电话,称近日发现的一具无名男尸疑似该村三年前失踪的马吉祥,希望联系马家人来配合确认死者身份。

该死者系几天前因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的一名流浪老汉,其身上并未携带任何可查证的文字资料,仅有的老式黑色直板手机内也没有卡和通讯记录,更棘手的是,该男尸脸部损毁严重,整体五官样貌已经难以通过技术还原。为查明死者身份,警方先是发布了认尸启事,后又在周围几个村子进行走访调查,终于从村民口中得到线索,怀疑该名男尸就是三年前走失的马吉祥。

得知消息后,马建军夫妻二人一夜未眠,对于弟弟马吉祥极可能已因车祸身亡的事实感到难以接受,转天就从山东启程直奔湖南老家。

与此同时,警察带着先一步赶到马家大哥和邻居刘辉甫来到衡山白果殡仪馆进行了遗体辨认。见到尸体的那一刻,本还心怀侥幸的马家人,心一下就凉了半截:1米60左右的身高、瘦弱的身形、55岁左右的年纪,就算看不清脸,他们还是一眼认出这具躺在面前的无名男尸就是失踪的弟弟马吉祥。

但警方办案讲究确凿的证据,不管是出于流程规定,还是本着对涉案相关人员负责的态度,仅凭人为直觉指认还远远不够。想要确认这具无名男尸是否是真正的马吉祥,还需要最关键的一步——DNA鉴定。

在向湖南天恒司法鉴定所提交马家兄妹的血液小样和沾有死者本人血迹的衣物样本一周后,警方收到了该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报告,并最终确认该名死者就是失踪三年的马吉祥。警方的最终通报打破了马家人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谁也想不到,这个让全家人惦念了三年的弟弟,再次出现竟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为了让马吉祥叶落归根,情谊深厚的马家兄妹将遗体火化后带回村里,为弟弟修建了风光的墓地,拿到的15万元赔偿款其中有11万余元用在了马吉祥的丧葬事宜上。马吉祥的葬礼由村支书陈湘平主持举办,葬礼当天全村近半数人出席见证了入葬仪式。

从此之后,马吉祥的名字很少再被人提起。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马吉祥的墓地)

然而,就在马吉祥入土为安的三年后,这位“死者”本人竟然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全村人的面前。

2015年冬天,在衡阳市派出所在街头发现一名头发花白、口齿不清的流浪老汉,并将其带到救助站进行救助。通过老汉提供的信息,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与湘潭县白石镇谭家垅村取得联系,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眼前这位自称马吉祥的老汉已经死亡,连户口都已经注销了。

为了避免误差,中路铺派出所给陈湘平发送了老汉的照片以进一步确认其身份。但让陈湘平感到震惊和疑惑的是,这照片上的人,确实是六年前失踪的那个马吉祥。

在反复的沟通和确认下,衡阳市派出所决定先把老汉带回村里让大家看一看。

2015年12月22日下午,衡阳市救助站把马吉祥送到了白石镇镇政府,陈湘平和刘辉甫作为亲友代表去镇里接他。对于已故弟弟“死而复生”的消息,马家人并不太相信。他们对陈湘平说,如果你们看了是了,就把他带回来,如果不是,就让救助站带回去。

这一路上马吉祥都表现得十分沉默,一直神色凝重地望向窗外。直到车门被打开的瞬间,马吉祥一眼认出陈湘平,脸上的局促与不安终于松懈了下来,他笑着对陈湘平说:“老湘,有没有烟抽?”

时隔六年再度相见,没想到原本腿脚灵便的马吉祥再回来时一条腿已经跛了,缩在一身黑色外衣之中的身躯更显瘦弱,一头花白的头发分外的扎眼。与家人失散,没有朋友相伴,马吉祥一人流浪异地长达六年之久。这样的境遇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都是难以想象的,更何况马吉祥有一定程度的智力障碍,这六年间他所遭受的委屈与苦难我们不得而知。

看到面前老友已经是这般光景,陈湘平和刘辉甫止不住久别重逢的喜悦,也难掩心里的同情与酸涩。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陈湘平与马吉祥)

从镇上把马吉祥接回来,陈湘平带着他挨家挨户认人,村里的每个人他都能叫得上名字。大家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久别重逢的喜悦。见到这个失而复得的弟弟,陈晓芬也终于缓缓笑开,张罗着让他换上了一身新衣裤。

眼前的老汉头发已经白了,腿也已经瘸了,但马家人和村民们都说,他就是真正的马吉祥。

经过询问,原来马吉祥当年是在距家500米左右的107国道上遛弯儿时被人抓走,去了黑窑厂做工,每天仅供应六根烟。2015年,砖厂不要人了,就把马吉祥赶了出来。而后,马吉祥就一直在街头流浪,这才有机会被救助站发现送回了家。

马吉祥的平安归来固然令人欣喜,但随之而来的风波却让整个村子难以平静。既然马吉祥还活着,那埋葬在后山坟墓里的尸体又是谁呢?当年马吉祥的死是经过交警部门反复确认并正式通知的,难道是交警部门的办案流程出了问题?

面对种种质疑,湖南省湘潭市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姜继春表示,该案的查办过程完全符合《湖南省公安部门规范执法指南》的规定:第一步是对尸源走访调查,第二步是让尸源家属进行辨认,第三步进行DNA比对,最后确认死者身份为马吉祥。

如果如姜继春所说,无名男尸案的侦办流程完全符合规定,那这场“认尸乌龙”又是从哪里开始出现了差错呢?

车祸发生在2012年2月7日晚上11时左右,衡山交警接到肇事司机报案后赶到现场,当场确认了车祸事故原委与被害人的死亡事实。但因没有确凿线索可证实死者身份,且死者当时已面目全非,只能在发布认尸启事的同时进行走访调查。经过几天努力,警方终于获知案发点附近的谭家垅村曾走失一位年龄相仿的老汉,随后立刻联系到马吉祥的亲友对尸体进行初步辨认,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安排马家兄妹与死者进行DNA鉴定,以获得准确结果。

这样看来,正如姜继春所说,无名男尸案的侦办流程是完全符合规定的。如果办案流程没有问题,那出错的难道是那份由湖南天衡司法鉴定所出具的DNA鉴定报告吗?

与鉴定结果密切相关的两个关键环节,一是交警部门的取样送检环节,一是鉴定所的检测环节。而根据姜继春的解释,交警部门作为办案机关,仅负责提取并运送生物检材至有资质的鉴定所,通过授权委托书交代清楚委托事宜,无法左右检测结果。

2012年衡阳市还没拥有具有DNA鉴定资质的司法鉴定所,所以衡阳市交警大队只能把样本送至位于长沙市的湖南天衡司法鉴定所。根据该鉴定所所长倪斌的讲解,由于马吉祥的父母都已去世,所以无法对马吉祥进行亲子鉴定,只能退而求其次去鉴定死者与马家兄妹间是否存在血缘关系。值得一提的是,亲子关系的鉴定具有较高准确性,但兄弟间的血缘关系鉴定却具有明显的不确定性。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鉴定结论)

翻阅当年的鉴定报告,在鉴定结论处有一行字写着“在上述监测系统中,不排除无名氏与马建军是同一父系的兄弟血缘关系”。此外,该报告还显示,车祸中的死者与马建军除了在基因分型中的DYS458基因座中存在一个数值的差异,其余数据完全相同。而这仅仅一个基因柱中一个数值的差异,又是否可以理解成死者与马建军确实存在兄弟亲缘关系,从而把报告中的“不排除”理解为警方通报中的“确认”

针对“不排除”的结论,倪斌表示,“不排除”不等于“肯定”,报告结果中使用“不排除”一词已经明确表示了鉴定结果的不唯一性。也就是说,这名死者有可能是马吉祥,但也有可能不是马吉祥。

而DYS458基因座那一个数值的差异,虽然看似差距细微,但由于男性本就都拥有Y染色体,数据差别不会太大,所以实际上并不能判定死者与马建军存在兄弟关系,或者甚至父子关系、祖孙关系。

也就是说,湖南天衡司法鉴定所在报告中给出的结论,并不能作为确认死者是马吉祥的最终证据。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第五项“分析说明”一段中,有一行文字明确写出“Y-STR分型结果不具有唯一性,其法医学应用价值在于排除,而不能认定”。对于如何理解这一句话,该案的办案交警陈炬辉表示自己并没有太过注意,法医也没有为他们做详细解读。

而对于报告结论中的“不排除”,他们则直接理解为“是”。

按理说,类似这样的概念性认定虽看似容易混淆,但解释起来却也并不复杂,不应出现如此离谱的误读。

然而,在实际办案过程中,DNA鉴定报告是通过邮寄的形式送到衡阳市交警大队办案人员手中的,除了这份纸质报告以外,双方并无其他沟通,而缺乏沟通所引起的解读偏差也最终导致了马吉祥的“乌龙死亡”。

令人唏嘘的是,如果不是2015年马吉祥的“死而复生”,湖南省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和湖南天衡司法鉴定所永远不会发现,他们双方的不严谨导致了当年认定交通事故死者身份时出现了巨大的纰漏。

六年过去了,当真正的马吉祥回来后,他原本居住的房子已经因长期无人打理而破烂不堪无法居住,他本人的户籍已经被注销,没有身份证,上了年纪又有智力障碍的他,吃住都成了问题。

好在湘潭市白石镇人民政府考虑到马吉祥的困难处境,第一时间为马吉祥解决了户口问题,不仅让马吉祥在敬老院享受全免费服务,每个月还能领到70元钱。

马吉祥的生活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无名死者的身份依旧无从查证。

现在,马吉祥还会偶尔去后山那座原为自己修建的墓地前驻足,而在世界的某一处角落,不知是否也有人在惦念着这座墓碑下葬着的无名死者。

衡阳亲子鉴定率(衡阳亲子鉴定机构名单)

这起马吉祥“乌龙死亡”事件留给我们需要沉思的有很多,可以说这件事的发生集中暴露出了基层办案人员与鉴定人员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在办事过程中,鉴定所选择邮寄鉴定报告,对易混淆的专业概念并未做过多沟通处理。而交警部门在收到鉴定报告后,面对报告结论中给出的“不排除”一词,也并没有及时联系鉴定所对专业报告中的非明确性用词做进一步确认,而是将其错误理解成“是”。

可以说,因办案人员与鉴定人员之间缺乏交流与沟通所导致的,合作部门间的脱节,正是这起闹剧产生的直接原因。在马吉祥事件之后,该案办案人员与鉴定人员均对双方间沟通的欠缺做出了反思,愿以此次事件为前车之鉴,促进两部门间更完善的合作。

在警醒之外,马吉祥事件更加体现出了基层工作的重要性。作为联系群众和政府的“最后一公里”,基层政治建设是国家政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基层工作人员的办事能力与办事态度更是直接影响着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

在本案中,无论在确认无名死者身份的办案流程上,还是在救助流浪老人的责任态度上,以及对于马吉祥归来后生活问题的处理办法上,基层办事人员都展示出了他们以民为本的责任心与工作态度。

如果没有派出所与救助站工作人员的反复沟通与坚持,失踪六年、患有智力障碍的马吉祥不知何时才能再与家人团聚;如果没有白石镇人民政府的特事特办,已经被注销户籍、年近六十的马吉祥也难以在舒适的环境中安享晚年。

现在,马吉祥已经在养老院内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不用再继续流浪,也不用再担心走失。

而对于那位车祸中的无名死者,警方也已将其DNA上传至全国人口失踪库,希望不久的将来也能为他找到失散的家人,让他魂归故里。

亲子鉴定,胎儿亲子鉴定,亲缘鉴定 添加 微信:dna8025  备注:亲子鉴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gxwx.com/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