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是验血还是头发(亲子鉴定用头发还是血)

第七章 拜见母亲大人

第五节

柳继忠问,“这亲子鉴定必须得抽血吗?”

刘潇挠着头说,“爸爸不用,可以用孩子的头发来做。”

柳继忠乐了,“这就好办了,咱们请孟显贵帮忙。”

刘美丽疑惑地问,“他怎么能帮上忙?”

柳继忠蛮有把握地说,“孟显贵在洗浴中心工作呢,每周李艺群妈妈就会把孩子送给孟显贵搓澡、理发,让孟显贵给把孩子头发包上一些就可以去医院做检测了。”

刘美丽说,“这件事的保密,老孟的嘴可够损的,别给李阿姨说了就麻烦了。”

刘潇说,“妈妈不要叫人家李阿姨了,李阿姨是李艺群妈妈的绰号,那会她不论到哪里,干什么,总喜欢给人们当阿姨,不管年少的、年老的都是,“来,阿姨怎么、怎么,”

我们就给她起了个绰号叫李阿姨。”

刘美丽惊奇地说,“啊?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早不告诉我。”

刘潇笑笑说,“妈妈。您以后就叫艺群妈妈就可以了,以前我只要一提到李阿姨,李艺群就和我急。”

柳继忠站起来说,“老婆子咱们回去吧,我回去赶紧找老孟去,顺便洗个澡。”

刘潇目送着父母心事重重地离开了外地人温馨的家旅馆,自己突然感觉全身火烧火燎得像小猫挠心那样不自在。

柳继忠、刘美丽刚刚回了胡同里刘潇的电话就跟进来了,“爸爸妈妈,儿子的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吧,不用您去找孟叔了。”

柳继忠看看老婆说,“那好你自己处理吧。”

“爸爸告诉妈妈我周六回去吃饭,让妈妈多做点。”

柳继忠亮起嗓子说,“你回来我们不吃也得给你吃饱,你放心吧我们等你。”

“那我挂了,周六再见。”

柳继忠放下电话说,“这臭小子,这又唱着那出戏?不让去就不去,你自己处理去。”

亲子鉴定是验血还是头发(亲子鉴定用头发还是血)

刘潇给家里打完电话,又给杨科打了一个电话,“杨哥你在哪里呢?”

“我在给我女儿杨松瑜办理转学的呢,什么事?”

刘潇没有正面回答杨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孩子往哪里转学?”

那边杨科停顿了一会说,“往月季花城,周六就回去了。”

刘潇反问了一句,“你也要回月季花城了?”

杨科兴奋地说,“我们都回去了。”

刘潇说,“周六?好吧你先忙。”

刘潇放下手机,把自己重重地摔在沙发上,两手臂托在扶手上,头靠住沙发眼睛双闭一句话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速睁开双眼用双手将头托住陷入沉思中。

家里爸爸妈妈也坐在沙发上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刘美丽忧心忡忡地说,“你说,这些年我很恨李艺群,感觉她伤害了刘潇,可是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是刘潇伤害了人家李艺群,你说我这良心亏的怎么才能补偿人家?”

柳继忠拍拍桌子说,“这种感情之事说不上个对错,这是缘分。咱们那会太穷,咱们是养的男孩,半大小子吃穷他老子,那日子穷啊!谁的姑娘找上也享不上福,不能怪人家李晓怡不给咱女儿,如果打个反锤,我们儿子是女儿找这样家庭呢?”

刘美丽把脸拉下来说,“都怨你年轻时候不努力,把孩子耽搁了。”

柳继忠不依不饶地说,“嘿!刘美丽你干什么去了?儿子是你的,那男孩子交叉遗传,你儿子都遗传了你们家里的基因,又是随你姓,看看儿子性格随我吗?”

刘美丽急了,“嘿!看你牛的,我儿子随我现在是商业界名人,随你还不是还得住胡同里的小房子。”

柳继忠也急了,“嘿!住胡同那是一种文化熏陶,现在给我住楼房我还不住呢。”

刘美丽抬高声音说,“你想住呢?你买不起!恐怕你连楼房一个厕所也买不起。”

亲子鉴定是验血还是头发(亲子鉴定用头发还是血)

柳继忠急了,瞪大眼睛说,“怎么你老了现在嫌弃我穷了,你当年为什么不去嫁皇帝去当皇后娘娘,住进紫禁城你多牛逼。”

刘美丽愤愤不平地说,“你就会说这话,我压根就没有嫌弃你穷过,你不要昧良心说话。”

柳继忠看着老婆子真翻脸了,软和下来了说,“哎!我说老婆子,当年人家李晓怡没有嫌弃咱家里穷,还不是你一天胡说八道说人家闲话,人家姑娘不嫁给咱们家小子了。”

刘美丽今天豁出去了,今天要和老头子讲个明白,说个清楚。“你把罪过都推给我,李艺群那么好的姑娘从自家门口溜走了。你原来努力努力会是这种结局吗?咱们家里生活水平站个上中等,李晓怡也会把自己女儿嫁给刘潇,现在刘潇心里装着人家满满的,心里在没有地放下别的女孩,你说我孩子这么一把年纪还是过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的日子。你说我心寒不心寒?”

说到这里,刘美丽开始抹起了眼泪来,柳继忠一下子傻眼了,这事闹的,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始背着手在地上徘徊渡步。

刘美丽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老头子,气呼呼地说,“你绕你绕,你绕得我心更烦,你整天逍遥自在什么也不上心,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你还为我们操心个什么?”

柳继忠一脸无奈地说,“哎,也操心的呢,操心你将来嫁给个什么人过得幸福。”

刘美丽心里的气一下子冲向了头,“滚,我的幸福用不着你操心。”

柳继忠扭起来了,“滚就滚,不操心就不操心,我妈养下我个不操心,我娶了你就能变成个操心的,你也要求太高了吧?”

柳继忠还真的穿起衣服走了,刘美丽吼道,“你滚也别去我儿子那里去。”

“嗨?你以为我想去你儿子那里去?我去了还得给他拖地板呢,我哪如去大街上自在。那个,拉格力格那个高。”柳继忠唱上小曲走了。

亲子鉴定是验血还是头发(亲子鉴定用头发还是血)

刘美丽心里气得呼呼的,一个人在沙发上抹眼泪。自己又问自己,这一下子是为了什么?今天怎么这么挠心的厉害?哎!说穿了还是为了那个大孙子,如果结果北北真是自己的大孙子我刘美丽也算我烧了高香了。

亲子鉴定,胎儿亲子鉴定,亲缘鉴定 添加 微信:dna8025  备注:亲子鉴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gxwx.com/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