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可以伪造吗_(亲子鉴定可以伪造吗错字吗)

第十七章

  翌日。

  白夫人清早便来到了白玲家门口等着。

  一同等着的还有顾宇晨,他坐在自行车上,书包挂在了前面。

  等白玲洗漱好走出房门的时候便看见自己面前停着一辆自行车,还有一辆黑色轿车。

  “上不上学了还?”

  顾宇晨的声音十分冷淡。

  白玲见状,吐了吐舌头:“我今天有点事,请了假,你先去吧。”

  顾宇晨闻言只好点了点头。

  望着顾宇晨逐渐远去的背影,白玲便跟着白夫人上了车。

  “这个男孩子是你的朋友吗?”

  车内狭窄的空间传来了白夫人的询问声。

  白玲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的年龄应该要好好地读书,不要谈恋爱。”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的。

  “没谈恋爱,在你不在的这些年里,都是他在照顾我。”

  白玲的声音十分淡漠。

  白夫人见状,只好笑了笑,没再说话。

  车辆平稳地停在了医院门口。

  二人一并下了车,走进了医院。

  医生采取着样本,白玲却突然偏头望向了白夫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怎么可能呢,我自己生的女儿我会不知道吗?”白夫人和善地笑了笑。

  白玲却只觉得讽刺。

  这句话是她听过的。

  在她自杀的那一天,白夫人也是这么说的。

  这一切在此刻显得是如此的讽刺。

  亲子鉴定三个小时便能出来,白夫人带着白玲出了医院,找了一家早餐店坐了下来,二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的冰冷。

  白夫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白玲陌生的眼神打断。

  终于,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二人一并回到了医院,医生将手中的文件拿给了白夫人。

  “现在看吧,下午我还要回学校。”

  白玲说着,白夫人点了点头。

  牛皮纸袋被拆开,白玲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还是有些紧张。

  白色的A4纸张被白夫人拿在手中,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

  “你真的是我的女儿。”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妈妈明天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白玲见状,心中觉得有些觉得好笑。

  白夫人以为自己想要提前做亲子鉴定,是因为自己不相信。

  事实上,白玲只是不想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又要过着不像人的生活。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和白夫人一并回去的。

  但是高中之后,面临白玲的就是成年,成年之后的学费,社区不会再负担。

  良久,白玲终于出了声。

  “不要限制我和我朋友的交际,也不要让我转学。”

  白夫人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好,都听你的。”

  二人离开了医院,白夫人让司机开车将白玲送回了学校。

  白玲回到了班里,刚将书包放上课桌,顾宇晨便转身看了过来。

  现在正好是午休的时候,班上并没有什么同学。

  “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做亲子鉴定吧。”

  白玲实话实说。

  顾宇晨闻言眸色暗了暗:“哦,这是上午的课的笔记。”

  他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在了白玲的桌子上,便转身回去。

  望着顾宇晨的后脑勺,白玲没来由来得有些想笑。

  “你就不关心结果是什么吗?”

  顾宇晨没说话,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是不是,你幼不幼稚?”

  闻言,顾宇晨转身看向了白玲。

  他脸上是少年独有的棱角分明,深邃的双眸之间看不清情绪。

  “我都说了,不会不联系你的。”

  “你会是我永远的亲人。”

  白玲的声音十分清澈,带着阳光一并传到了顾宇晨的心底。第十七章

  翌日。

  白夫人清早便来到了白玲家门口等着。

  一同等着的还有顾宇晨,他坐在自行车上,书包挂在了前面。

  等白玲洗漱好走出房门的时候便看见自己面前停着一辆自行车,还有一辆黑色轿车。

  “上不上学了还?”

  顾宇晨的声音十分冷淡。

  白玲见状,吐了吐舌头:“我今天有点事,请了假,你先去吧。”

  顾宇晨闻言只好点了点头。

  望着顾宇晨逐渐远去的背影,白玲便跟着白夫人上了车。

  “这个男孩子是你的朋友吗?”

  车内狭窄的空间传来了白夫人的询问。

  白玲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的年龄应该要好好的读书,不要谈恋爱。”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没谈恋爱,在你不在的这些年里,都是他在照顾我。”

  白玲的声音十分淡漠。

  白夫人见状,只好笑了笑,没再说话。

  车辆平稳的停在了医院门口。

  二人一并下了车,走进了医院。

  医生采取着样本,白玲却突然偏头望向了白夫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怎么可能呢,我自己生的女儿我会不知道吗?”白夫人和善的笑了笑。

  白玲却只觉得讽刺。

  这句话她听过的。

  在她自杀的那一天,白夫人也是这么说的。

  这一切在此刻显得是如此的讽刺。

  亲子鉴定三个小时便能出来,白夫人带着白玲出了医院,找了一家早餐店坐了下来,二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的冰冷。

  白夫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白玲陌生的眼神打断。

  终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二人一并回到了医院,医生将手中的文件拿给了白夫人。

  “现在看吧,下午我还要回学校。”

  白玲说着,白夫人点了点头。

  牛皮纸袋被拆开,白玲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还是有些紧张。

  白色的A4纸张被白夫人拿在手中,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

  “你真的是我的女儿。”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妈妈明天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白玲见状,心中有些觉得好笑。

  白夫人以为自己想要提前做亲子鉴定,是因为自己不相信。

  事实上,白玲只是不想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又要过着不像人的生活。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和白夫人一并回去的。

  但是高中之后,面临白玲的就是成年,成年之后的学费,社区不会再负担。

  良久,白玲终于出了声。

  “不要限制我和我朋友的交际,也不要让我转学。”

  白夫人眼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好,都听你的。”

  二人离开了医院,白夫人让司机开车将白玲送回了学校。

  白玲回到看了班里,刚将书包放上课桌,顾宇晨便转身看了过来。

  现在正好是午休的时候,班上并没有什么同学。

  “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做亲子鉴定。”

  白玲实话实说。

  顾宇晨闻言眸色暗了暗:“哦,这是上午的课的笔记。”

  他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在了白玲的桌上,便转身回去。

  望着顾宇晨的后脑勺,白玲没由来的有些想笑。

  “你就不关心结果是什么?”

  顾宇晨没说话,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不是,你幼不幼稚?”

  闻言,顾宇晨转身看向了白玲。

  他脸上是少年独有的棱角分明,深邃双眸之间看不清情绪。

  “我都说了,不会不联系你的。”

  “你会是我永远的亲人。”

  白玲的声音十分清澈,带着阳光一并传达进了顾宇晨的心底。第十七章

  翌日。

  白夫人清早便来到了白玲家门口等着。

  一同等着的还有顾宇晨,他坐在自行车上,书包挂在了前面。

  等白玲洗漱好走出房门的时候便看见自己面前停着一辆自行车,还有一辆黑色轿车。

  “上不上学了还?”

  顾宇晨的声音十分冷淡。

  白玲见状,吐了吐舌头:“我今天有点事,请了假,你先去吧。”

  顾宇晨闻言只好点了点头。

  望着顾宇晨逐渐远去的背影,白玲便跟着白夫人上了车。

  “这个男孩子是你的朋友吗?”

  车内狭窄的空间传来了白夫人的询问。

  白玲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的年龄应该要好好的读书,不要谈恋爱。”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没谈恋爱,在你不在的这些年里,都是他在照顾我。”

  白玲的声音十分淡漠。

  白夫人见状,只好笑了笑,没再说话。

  车辆平稳的停在了医院门口。

  二人一并下了车,走进了医院。

  医生采取着样本,白玲却突然偏头望向了白夫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怎么可能呢,我自己生的女儿我会不知道吗?”白夫人和善的笑了笑。

  白玲却只觉得讽刺。

  这句话她听过的。

  在她自杀的那一天,白夫人也是这么说的。

  这一切在此刻显得是如此的讽刺。

  亲子鉴定三个小时便能出来,白夫人带着白玲出了医院,找了一家早餐店坐了下来,二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的冰冷。

  白夫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白玲陌生的眼神打断。

  终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二人一并回到了医院,医生将手中的文件拿给了白夫人。

  “现在看吧,下午我还要回学校。”

  白玲说着,白夫人点了点头。

  牛皮纸袋被拆开,白玲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还是有些紧张。

  白色的A4纸张被白夫人拿在手中,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

  “你真的是我的女儿。”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在结果也已经出来了,妈妈明天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白玲见状,心中有些觉得好笑。

  白夫人以为自己想要提前做亲子鉴定,是因为自己不相信。

  事实上,白玲只是不想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又要过着不像人的生活。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和白夫人一并回去的。

  但是高中之后,面临白玲的就是成年,成年之后的学费,社区不会再负担。

  良久,白玲终于出了声。

  “不要限制我和我朋友的交际,也不要让我转学。”

  白夫人眼含着热泪点了点头。

  “好,都听你的。”

  二人离开了医院,白夫人让司机开车将白玲送回了学校。

  白玲回到看了班里,刚将书包放上课桌,顾宇晨便转身看了过来。

  现在正好是午休的时候,班上并没有什么同学。

  “你上午干什么去了?”

  “做亲子鉴定。”

  白玲实话实说。

  顾宇晨闻言眸色暗了暗:“哦,这是上午的课的笔记。”

  他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在了白玲的桌上,便转身回去。

  望着顾宇晨的后脑勺,白玲没由来的有些想笑。

  “你就不关心结果是什么?”

  顾宇晨没说话,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不是,你幼不幼稚?”

  闻言,顾宇晨转身看向了白玲。

  他脸上是少年独有的棱角分明,深邃双眸之间看不清情绪。

  “我都说了,不会不联系你的。”

  “你会是我永远的亲人。”

  白玲的声音十分清澈,带着阳光一并传达进了顾宇晨的心底。

亲子鉴定,胎儿亲子鉴定,亲缘鉴定 添加 微信:dna8025  备注:亲子鉴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gxwx.com/4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