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睡后爱蜗小星免费阅读(男人是先爱后睡女人是先睡后爱)

精彩试读:我能追你吗

谢原故意露出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

在经过宋忍身旁时,甚至还和对方打了声招呼。

谢原走后,宋忍脸上的笑意便淡了下来。

然后拿起手机,给姜星发微信,问她要不要一块儿去吃早餐。

姜星秒回了一个要字。

但这顿早餐最终还是没吃成。

因为贺云薇打电话过来,说贺元朗又进了医院,想请姜星过去看看他。

退房的时候,姜星又遇到了谢原跟林诗瑶。

他们两人也正在退房。

谢原回去之后,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所以哪怕一晚上没回去,但林诗瑶却好像并没有很在意的样子。

许是为了避嫌,贺家没把贺元朗往他工作的医院送。

姜星到的时候,只有贺云薇一个人守在病房外面。

“你来啦。”贺云薇像是松了口气的模样,“姜星,不好意思啊,麻烦你特意跑一趟。”

“没事。”姜星淡淡地说。

贺云薇道:“我哥他就在里面,你进去吧,劝劝他,别老寻死腻活的了,我们一家人的话,他现在都听不进去了。”

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贺云薇其实不想麻烦姜星。

她们怎么说也是情敌。

要是欠姜星的人情欠得太多,她怕自己会不好意思跟姜星耍手段。

“我尽力而为吧。”姜星也没把话说得太死。

她以前没接触过抑郁症的病人,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劝好。

贺元朗比上次看起来还要瘦。

他穿着一身病号服,站在窗边,正在看着窗外发呆。

姜星进来的时候,他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很消沉的样子。

“贺元朗。”姜星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嗯。”贺元朗应了一声,又继续转身看着窗外。

姜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犹豫了一下,就跟他说起温泉酒店的事情。

“我昨晚去体验了一下,确实挺不错的,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试试。”姜星故意挤出笑容。

“和谢原去的吗?”贺元朗冷淡地问。

姜星愣了一下,说道:“我跟他已经分手了。”

贺元朗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喜色,“那我能追你吗?”

姜星刚想拒绝,但看到贺元朗一脸恳请的表情,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她走到贺元朗身边,轻声说道:“我这个人特别懒,不爱努力,后半辈子,只想找个依靠。”

她侧身看着贺元朗,“你现在的状态,我觉得我没办法依靠你。”

贺元朗听懂了她的暗示,“那如果我好了,我能追你吗?”

姜星勾了勾唇,说:“那得等你先好起来再说。”

这天之后,贺元朗的情况确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

工作室那边找姜星设计礼服的人也比较多。

大多数时候,姜星给出的东西,都没有人要求修改的。

唯独其中一位客户,让姜星反复修改了无数次设计。

姜星最后一次给出设计图的时候,那个客户依然不满意,甚至质疑姜星到底会不会设计礼服。

理所当然的,这个单子黄了。

这是姜星和宋忍合作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姜星有点受打击。

宋忍知道这个情况后,把姜星出去喝酒。

“我看过你给她设计的礼服。”宋忍给自己和姜星倒上酒,“我觉得你设计的礼服已经很漂亮了,你的实力肯定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那个客人。”

“嗯?”姜星端起酒,和宋忍碰了一下,“可能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宋忍摇摇头,“你给出的那几版的设计图,我让人看过,没有一个说不好的。”

“那为什么……”姜星满腹疑问。

“那个人,有可能是同行过来砸场子的。”宋忍表情淡淡,“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

听到宋忍这么说,姜星心里倒是好受了些。

这件事情确实给了她不小的打击,她都险些要怀疑自己设计的东西是不是真的不能看了。

“所以虽然她毁约了,但定金我们是不退的。”宋忍露出一抹笑,“你画的那几版设计图也不会白费。”

“那几张设计图还能用吗?”姜星疑惑地问。

宋忍点点头,“可以,做成高定,可以租借给明星,不仅会有收益,还能给工作室打广告,算是一举两得了。”

宋忍看着姜星,最终还是问出了隐忍已久的疑问:“姜星,你跟谢原又复合了吗?”

“没有。”姜星一愣,一脸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上次闹分手,是她单方面的。

但这一次,双方都有这个意思,自然就不会再复合。

更何况,最近林诗瑶时常都在发和谢原相关的微博,可见两人的关系应该发展得比较稳定的。

宋忍勾了勾唇,道:“上次在温泉酒店的时候,我看到谢原从你房里出来了。”

那会儿时间还早,谢原明显是在姜星房里睡了一晚的。

姜星没想到两人会遇到,但还是解释道:“谢原说酒店没多余的客房了,去我那里蹭了一晚。”

怕宋忍以为他俩分手了还在睡回笼觉,她又补了句:“我们什么都没做。”

宋忍没去想这是不是谢原的借口。

但听到姜星这么说,还是忍不住一笑,“姜星,你这是怕我误会你吗?”

姜星点点头,“谁误会都不好,我跟谢原清清白白的。”

除了谢原搬走前的那一晚……

之后她跟谢原,确实没有再做过,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了。

宋忍没说话,低眉浅笑。

但他心里觉得,谢原未必是这么想的。

他是男人,看得出来谢原对姜星还有想法。

但看到姜星已经走出来了,宋忍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他对姜星的想法一直没变过。

后面一直没有再表白,是觉得时机还不够成熟。

——

工作室那边的那点小插曲,姜星以为真的只是同行来砸场子,所以很快就抛到脑后。

但就在她快要忘记这件事情时,却在某天陪唐穗去产检的时候,在医院里,偶然遇到了宋忍工作室的合伙人。

但她不是一个人,在她旁边,还有那个对姜星百般刁难的客户。

姜星就在她们身后,听到那个客户喜笑颜开的对合伙人说起自己是如何如何将姜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荃文到 /威/亻言//公····————————【小

———————— ····众————————辣

—————————— ····号———————椒

————————————————————看

——————————————————————书】

点击进入 书、、城、 搜 、索 、主 、角、 名,就行了~

直到广播里叫到了合伙人的名字,两人的谈话才被迫终止。

但从两人的谈话里,姜星不难猜到,这次的事情合伙人是知情的。

甚至可以说,是她故意授意的。

理由再简单不过。

她住院保胎一阵,原本的老客户有不少都看上了姜星的设计。

当初开这个工作室的时候,她算是技术入股,没怎么掏钱。

原先宋忍提起姜星的时候,合伙人原本以为他只是为了追女人,对方没有太大的本事,也就不在意了。

但她没想到,姜星是个有真本事的。

甚至让她的老客户都赞不绝口……

所以合伙人慌了。

姜星指尖发凉。

“阿星,怎么了?”唐穗检查完过来,就看到姜星白着张脸,坐在等候区发呆。

姜星回过神来,起身走向唐穗,“检查完了?”

“嗯,走吧。”唐穗挽起姜星的胳膊,“你刚才怎么回事儿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姜星叹了口气,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唐穗。

唐穗拉开车门坐上车,“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姜星笑了笑,说:“断掉和宋忍的合作,或者把这事儿告诉宋忍,然后继续跟她争下去?”

唐穗点点头,“我要是你的话,我就选择第一条。”

“我也会。”姜星笑了笑,把车子开出医院。

刚才在等唐穗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考虑清楚了。

与其留下来面对无尽的争斗,倒不如自己出去闯一闯。

她本身就有想开辟高端路线的念头,眼下倒是个机会。

不过还没等她去和宋忍摊牌,姜星就先收到了一个快递。

寄件人是林诗瑶,地址也是从谢原那边发过来的。

里面的东西,正是姜星留在谢易家的。

衣服鞋子护肤品,甚至连剩下的姨妈巾也一块儿打包寄过来了。

姜星看着那些东西,心里突然生出一股烦躁之意。

她把东西一股脑的装回纸箱里,拿去送给了小区的保洁阿姨。

这些东西被林诗瑶碰过之后,她就不想要了。

保洁阿姨刚把东西拿走,谢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东西收到了吗?”谢原一来就直接问。

“收到了。”姜星无声冷笑,“这么着急打电话过来,难不成是想问我要快递费?”

谢原笑了一下,觉得姜星这是吃醋了。

他解释道:“姜星,我要搬家了,你的东西,是我亲自打包的。”

“那又怎么样?”姜星心里很不痛快,“亲自打包好,让现女友给前女友寄东西?这事儿恐怕也就你能做得出来了。”

“林诗瑶不是我女朋友,我现在是单身。”谢原解释说。

只是当时他把东西打包好,林诗瑶就主动说要帮他叫快递员上门来取件。

谢母也在场,谢原便没有拒绝。

“恐怕也单身不了多久了。”姜星的心里越发觉得不痛快,“搬家是因为林诗瑶吧。”

谢原笑了笑,说:“是也不是。”

“说人话。”

“林诗瑶觉得我现在的家里,可能到处都充满了我跟你共同的回忆。”谢原顿了顿,“比较香艳的那种,所以她不希望我在这边继续住下去。”

姜星心说,林诗瑶的担心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谢原家里,但凡能做的地方,他们都试了个遍。

谢原这人表面上看着就有点斯文败类的感觉,那方面玩得也花,总喜欢换地方。

后面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姜星也就不矜持了。

谢原是这方面的高手,每次都能让姜星很尽兴,所以只要不是太过火的要求,她一般都会答应。

但不可否认的,谢原的话也确实让姜星心里有点酸。

林诗瑶介意,谢原就老老实实搬走,这跟在一起了有什么区别?

谢原又说:“至于另外一个原因,过阵子我搬家之后,你就知道了。”

姜星懒得去猜测,也就没有搭话。

谢原似乎也没指望姜星能附和他。

他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想起的却是关于他和姜星在这个沙发上做过的事情相关的回忆。

谢原轻笑一声,道:“姜星,反正我们现在都是单身,你要是有那方面的需求了,可以打给我,我来给你送外卖。”

此外卖非彼外卖。

姜星听得懂谢原的暗示。

“一边跟人相亲,一边跟人约吗?”姜星嘲讽道。

谢原沉默片刻,又若无其事地道:“咱们又不是没做过,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谢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姜星咬牙,觉得自己就不该接他的电话。

“把你当前女友啊。”谢原大大方方地说,“姜星,你要是不想跟我做,想找别人的话,那我给你个忠告,别找宋忍。”

“为什么?”姜星下意识问道。

谢原脸色微沉,语气却丝毫没有变化:“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跟他约的话,那你们以后见面,你不会觉得尴尬吗?”

听着谢原这话,姜星心里就来气,她故意说道:“那我不跟他约,跟他谈恋爱呢?”

谢原顿时不说话了。

他觉得自己这是弄巧成拙。

宋忍喜欢姜星,又时常对姜星献殷勤。

一来二去的,时间久了,万一姜星真的心动呢?

谢原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电话,也确实让姜星开始考虑,和宋忍在一起的可行性。

以后总归都是要结婚的。

与其去和一个不熟悉的人相亲,倒不如找个熟人。

她和宋忍认识多年,对彼此的性格都有一定的了解。

要是在一起的话,最起码感情上会比较稳定。

但在这之前,姜星先找宋忍,跟他摊牌了合伙人跟她闺蜜做的事情。

并提出终止合作。

宋忍没有挽留。

在姜星说出事情的真相的时候,宋忍就知道,即便他想留,也是留不住的。

姜星已经打定主意要走了。

“不过之前接下来的那些单子,我会按照合约设计完的。”姜星说。

好聚好散嘛。

荃文到 /威/亻言//公····————————【小

———————— ····众————————辣

—————————— ····号———————椒

————————————————————看

——————————————————————书】

点击进入 书、、城、 搜 、索 、主 、角、 名,就行了~

亲子鉴定,胎儿亲子鉴定,亲缘鉴定 添加 微信:dna8025  备注:亲子鉴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gxwx.com/5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