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亲子鉴定在哪里做,费用是多少(南昌亲子鉴定中心预约,最近预约)

南昌亲子鉴定在哪里做,费用是多少(南昌亲子鉴定中心预约,最近预约)

就在母亲患癌生死存亡之际,父亲突然爆出了私生女事件。原来,父亲的私生女患上尿毒症,急需父亲捐肾救命。这么狗血的事情,让江西南昌一家食品企业老总陈淳碰上了。更让他意外的是,父亲患有乙肝和冠心病,不能为私生女捐肾。一半是好奇,一半是血脉亲情的吸引,陈淳走近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妈妈情敌的女儿,从此走进一个亲情困局!

2014年5月,陈淳毅然为妹妹捐肾,了却了父亲的陈年情债,收获了宝贵的亲情……

2013年9月的一天晚上,陈淳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来家里找其父陈安炳。可父亲一见到来客,脸色就变了,匆匆拉着他下楼。等父亲回来,陈淳问父亲那人是谁?父亲支吾说,来借钱的,别理他。

几天后,那个男人又来了,父亲再次匆匆将他赶走了。陈淳觉得这里面有蹊跷。陈淳是江西吉安人,毕业于长沙理工大学,与父亲在南昌经营一家食品加工厂。自从那个男人来了之后,父亲就心事重重。他问父亲,父亲说:“你妈妈病成这样,我能不担心吗?”

母亲患卵巢癌,正在江西肿瘤医院住院,父亲担心是应该的。可母亲病了很久了,父亲早习惯了。陈淳觉得父亲的慌乱和忧郁,绝对另有原因。

一个星期后,那个男人来到了陈家工厂,可陈安炳去医院护理住院的妻子去了。陈淳心中一动,就对来客说,我是陈安炳的儿子,你有什么事跟我说。那个男人愣住了,支支吾吾,说没什么事。陈淳没好气地说:“你没事,干吗几次三番来找我爸爸?你不要来骚扰好不好!”对方说:“那我们找个地方说?”陈淳警惕地说:“没有必要,就在我办公室说。”

这个男人叫李庆平,29岁,南昌本地人。他不是来找陈安炳借钱的,而是来求陈安炳去救他妻子张馨丹的性命的。陈淳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此获悉了父亲隐藏了27年的秘密。这一切,要从头说起……

2008年,22岁的张馨丹从江西工商学院毕业之后,来到东莞弘毅进出口贸易公司做会计。两年后,她跟行政部主管、老乡李庆平确立了恋爱关系。

2012年春节,这对小情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年底,他们有了女儿云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孰料,孩子三个月大时,张馨丹忽然晕倒,被送到医院治疗,竟然被确诊为尿毒症。真是天降横祸!

张馨丹的父母在南昌洪城大市场做眼镜批发生意,听说女儿身患绝症,连夜赶到东莞,将女儿一家带回了南昌。老两口觉得,这个手术在江西也可以做,这样他们可以照顾女儿,让女婿接手家里的生意。

回南昌后,张家父母和李庆平都去江西省人民医院做配型,居然都没有配上,而李庆平拿到那配型结果直发愣:张馨丹是O型血,而母亲叶美英是A型血,父亲张厚德是B型血。难道,张馨丹不是岳父母亲生的?或者,她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想到这里,李庆平心头又升起一线希望。他避开岳父,鼓起勇气对岳母说:“妈,丹丹的血型,怎么跟你和爸爸都不一样,她是不是……”岳母满脸犹豫地对他说:“这个事,我和你爸爸商量一下,再告诉你,你暂时不要告诉丹丹!”

一天后,岳父告诉女婿:张馨丹是他们抱养的!

原来,张厚德患有难以治愈的死精症,没有生育能力。后来,他们从叶美英的远房亲戚那里,抱养了一个据说是私生子的女孩,取名张馨丹。

为了避免女儿日后从邻居亲友那里获悉自己的身世,他们干脆举家从鹰潭迁到南昌,在洪城大市场开了一个眼镜批发店。老两口本来以为会把这个秘密带到土里去,可没想到,女儿竟然身患绝症。

为了早日帮女儿找到亲生父母,找到希望,他们不得不坦陈女儿的身世。叶美英回了鹰潭,去求当初抱来孩子的远房亲戚,透露一点孩子母亲的下落。亲戚告知她,张馨丹亲生母亲名叫周冰,如今在上海。

拿到周冰的联系方式,李庆平非常激动,他第一时间搭上了去上海的火车。然而,周冰接到他的电话之后,第一反应是直接挂断了电话。李庆平只好发短信详细讲述了情况,得到的回复是:“你找错人了。”

这趟上海之行,李庆平无功而返。

这天深夜,李庆平辗转反侧,打开电视,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就是一个亲情纠葛的故事,在电视台的调解下,获得了圆满的解决。李庆平眼前一亮,拨打了江西公共频道《夜来香》节目的热线电话求助。

在栏目编导的多次努力之下,周冰终于承认张馨丹是其女儿,并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前尘往事——

1985年,周冰从江西工业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到吉安新利食品机械厂做技术员。不久,她就对顶头上司——技术科长陈安炳产生了好感。

陈安炳在厂里是明星式人物,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毕业生,他获得了领导的器重和信任。尽管周冰暗恋着陈安炳,却也不敢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而这一切,到了1985年12月,终于发生了变化……

1985年年底,厂里从上海一家美国公司引进技术,派陈安炳和周冰去上海学习。培训结束的当天晚上,美方安排一个酒会。想着明天要回去,周冰和陈安炳晚饭之后就到外滩观光,一路上聊着理想和人生。周冰感到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跟自己意气相投。

直到深夜,两个人才不得不回宾馆。最终,周冰借着酒劲,鼓起勇气将陈安炳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两人在尴尬中约定: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回去以后,各过各的人生。

可事情不如人愿,3月份,周冰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件事情却让她内心重新升起了希望,也许陈安炳会对她负责任。她决定,暂时不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要等到胎儿安稳了,不能轻易打胎时,再去告诉他。

夏天转眼就要到了,周冰的身形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厂里引起了风言风语,连陈安炳也看出了问题,悄悄问她是不是怀孕了。周冰只好向陈安炳摊牌了。

孰料,陈安炳瞬间变得很气愤:“你这是要挟我吗?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对你很失望!”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喜欢你,爱你,想和你一起生活,一起过一辈子。我们俩都是大学毕业生,我们一起去上海,深造也可以,或者干点其他的也可以,我们肯定能活得很好的!我只是觉得这是你给我的孩子,我想留住他……”周冰连忙解释。

可陈安炳只是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地走了。第二天,他找到周冰,拿了500元给她:“你把孩子打掉吧,不管你要怎样,从此我们一刀两断。我有家庭和孩子,还有老人,我不能这样丢下他们一走了之。”

带着满心的失望,周冰回到了鹰潭老家。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母亲罗春华眼前一黑。罗春华早年丧夫,好不容易把女儿培养得考上了大学,期望她出人头地,孰料女儿给她带来的,是这样一个噩耗。

此时,周冰已经怀孕5个多月,如果要引产,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而且,周冰此时仍然十分理想主义,认为如果将来陈安炳看到他们的孩子,会回心转意。于是,她不管母亲如何打骂,就是不肯去医院。

为了避免屈服于母亲的眼泪,周冰留下一封信,悄悄到南昌青山湖区租了一间房子待产。独自一人等待孩子的到来,是艰难的,尤其到了大月份。痛苦之中,周冰又有点后悔,但此时已经别无选择了!

1986年11月,周冰即将到达预产期,她将母亲叫到了南昌。11月22号,周冰在江西省妇幼保健院生下了一名女婴,小名叫丹丹,大名等着陈安炳来取。

令周冰绝望的是,当母亲拉下脸面给陈安炳打电话时,陈安炳却绝情地羞辱了她母亲:“阿姨,我尊重您年纪大叫声阿姨,但是您这不是为老不尊吗?哪有母亲帮女儿破坏别人家庭的?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您跟她说,叫她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就算我离婚,身败名裂,我也不会和她结婚的!”

罗春华气得浑身发抖,周冰也哭得晕了过去。当母亲流着眼泪提出这个孩子不能留,必须送人后,周冰也意识到作为未婚妈妈,意味着什么,最终,她含着眼泪同意了。罗春华托妹妹把孩子帮忙送人。而她的妹妹,就是叶美英的远房舅妈。

此后,周冰发奋图强,考上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她与校友夏俊民恋爱了。不过,她始终没有勇气跟男友坦白此前的不光彩经历,唯恐被他厌弃。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周冰和夏俊民一起出国深造,之后回国创业,从纺织厂到对外贸易,又涉足宾馆和餐饮,此时的周冰,已经是拥有千万财富的企业家了……

当李庆平找上门来,周冰唯恐丈夫知道自己荒唐的过去,影响到婚姻和谐,所以采取回避的态度。

毕竟母女血脉相连,当电视编导播放张馨丹的视频时,她泣不成声。插着输氧管的张馨丹,对着镜头说:“爸爸、妈妈,我一直不知道你们的存在,今天我知道了,能体谅到你们的难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人世的,我也一样,我希望见到你们。我不要你们救我,我只想看看你们,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我怎么来,怎么走,希望你们都在我身边……”

可周冰仍然感到无法面对女儿。其实,她自身患有多种慢性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脏病,这些都不符合捐肾的条件。不过,周冰还是挂念女儿的,直接给李庆平转了50万元,用于张馨丹的治疗。

可张馨丹目前最需要的是亲人捐肾,既然亲生母亲不适合,那就只能找她的亲生父亲。周冰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告知了其父亲陈安炳的姓名和单位……

经过编导的寻找,发现陈安炳就在南昌。上世纪90年代末,他所在的食品机械厂被收购,他选择拿了补偿来到南昌创办了一家食品加工厂。

当李庆平从电视台拿到电话,找到陈安炳时,再次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不耐烦地说:“我跟周冰没有什么关系,我有老婆,有孩子,有和睦的家庭,你不要来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影响我的生活。”

李庆平知道陈安炳一时接受不了,等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一定会顾念父女之情的。他决心慢慢磨……

当李庆平讲述完妻子的身世故事后,陈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贯老实巴交的父亲,竟然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女?愣了半天,他才说:“我妈妈得了卵巢癌,是晚期了,现在我爸爸肯定没心思去管这个事情。要不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做做他的工作。”

听到这个消息,李庆平顿时如坠冰窟。这个时候去逼陈安炳捐肾,根本就不可能。他失望而归。

李庆平走后,陈淳再也无法平静了。为了慎重起见,他瞒着家人,到医院看望了张馨丹。当看到张馨丹跟父亲酷似的双眼和嘴巴,他立即相信,这真的是父亲的骨肉。看着同父异母的妹妹无助地躺在病床上时,他心里十分不忍,他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

这天晚上,陈淳让妻子去医院照顾母亲,将父亲换了出来。父子俩一起去医院外面的小饭馆吃饭。几杯酒下肚,陈淳小心翼翼地告诉父亲,李庆平来找过他,他知道父亲有个私生女的事了。陈安炳的眼泪流下来了,羞愧地跟儿子承认了荒唐的往事。

其实,陈安炳的妻子王书平当年听到风言风语,多次以死相逼,陈安炳只好承认出轨。王书平吵闹几次后选择原谅,但是夫妻之间从此产生了隔阂。因为多年来内心愤懑,王书平患上了癌症。当李庆平找来时,她正在住院,已经时日无多。陈安炳满心愧疚,想去看望张馨丹,又不想再背叛妻子,尤其是在她弥留之际……看着在煎熬中的父亲,陈淳宁愿相信,张馨丹不是父亲的亲骨肉。于是,他提出做亲子鉴定,如果结论是否定的,父亲就可以释然了。然而,当陈淳拿着父亲的头发,与张馨丹做了DNA鉴定,结论却证实两人构成生物学父女关系。为了抚慰父亲,陈淳经常去看望妹妹,兄妹俩逐渐亲近了起来……

2013年12月,王书平不幸病逝。陈家父子十分悲痛;另一个噩耗也随之而来,张馨丹的身体越来越差,如果再等不到合适的肾源,恐怕无力回天了。

在陈淳的劝导下,陈安炳终于去医院看望张馨丹。父女相认,泪雨倾盆。陈安炳哆嗦着给女儿道歉。张馨丹哭着说:“爸爸,你能来看我,我死而无憾了。”

然而,医生检查后发现,陈安炳患过乙肝,还有冠心病,不适合捐肾。看到父亲伤心欲绝,陈淳知道,周冰和张馨丹是父亲内心最大的包袱。如今周冰生活富足,而张馨丹却面临性命之忧。陈淳担心,如果张馨丹就这么不治身亡,父亲心理上肯定难以接受……

看着妹妹绝望的眼神,陈淳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于是,他跟妻子刘婷商量给妹妹捐肾的事。刘婷当即就哭了:“她妈妈那样伤害了我们的妈妈(婆婆),你现在竟然宁可伤害自己的身体,也要给妈妈仇敌的女儿捐肾,妈妈天上有知,该有多难受!”陈淳说:“这些,我反复想过了,妹妹是无辜的。

母亲已经走了,父亲还在,我们现在不能管走了的,只能管活着的,万一妹妹走了,父亲承受不住打击,跟着走了,我怎么办呢?我无法原谅自己啊!”夫妻俩抱头痛哭,刘婷勉强同意了丈夫的想法。陈淳悄悄到医院做了配型检测,最终被判定适合手术。得知哥哥要为自己捐肾,张馨丹感到难以接受,陈淳却斩钉截铁,我是你哥哥,我不救你,谁救你呢!周冰尽管出于顾虑不愿与女儿见面,但仍然关心女儿,她建议女儿去医疗条件更好的上海做手术,并联系到长海医院的著名专家帮女儿做手术。

2014年5月15日,陈淳的左肾被移植到张馨丹体内。这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妹,再一次血肉相连……

经过近半年调养,张馨丹并未发生排异反应,生存状况良好。有了哥哥的大义救助,她获得了新生!

亲子鉴定,胎儿亲子鉴定,亲缘鉴定 添加 微信:dna8025  备注:亲子鉴定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gxwx.com/850.html